当前位置:>首页>学术论文

厄瓜多尔香蕉生产中的劳动力,工作环境和健康

作者:中国香蕉资讯网 发表时间:2011-11-09
  

背景

近几年厄瓜多尔香蕉的生产在扩张,但是香蕉的生产中依然保留了很多以前的特征。

l        小规模,中等规模,大规模农场生产之间的平衡

l        主导出口的公司(有新的生产公司加入)

l        香蕉产业中技术落后

l        未改变的环境状况

l        种植园工人的待遇没有根本性改善

撇开厄瓜多尔香蕉产业中关于工作条件的偶然性回应、社会和环境状况来说,近些年对于这些问题没有系统的处理方法。媒体的兴趣集中在和欧盟产生的关税争端这个问题上。

有报道揭发香蕉工人和邻近社区的状况,但是官方对于该问题鲜有回应,即使他们也对企业要服从明确的法律的情况有所担忧。

新闻报告大量地揭示了在鲁斯里奥斯省空气中农药喷雾对环境的污染和对周围社区人们健康的影响。政府的第一反应是限制使用代森锰锌和通过登记授权的产品来消除当地销售的会造成不良影响的农药,但是效果不明显,农药喷雾依然屡禁不止。

有提议说应该出台规定,迫使种植园设立缓冲地带或是遵守规定的距离,以减少农药喷雾随空气流动造成有害影响,针对该提议,香蕉生产公司的回应是他们需要时间来改变这一现状;公司方面声称他们需要数年的时间来来实施相关措施。当他们要求的期限即将期满,他们又会要求宽限更长的时间。在这样的方式之下,许多年过去了,香蕉生产公司回避了他们应负的责任,产业工人和附近的居民继续遭受健康危害。

中小规模的香蕉生产者致力于将香蕉卖出好的价钱,但是他们的需求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满足,这样的生产和贸易冒失存在很多质疑。尽管如此,一些香蕉生产公司还是在脱离了DoleChiqutaNoboaDel Montel这样的寡头企业的情况下成功地建立了自己的销售渠道。有机食品(香蕉)的生产者开拓了新的市场,尽管该市场的容量还不大。

对于产业工人而言,由于劳动转包合同,他们所面临的情况更为复杂,凭借该合同,他们的工作期限很短,从一个种植园做工,完成后又会被转到另一个种植园做工,因此他们没有被算入社会保障的范围,也没有分享公司利润这样的合法权利。在CorrA政府批准了“Mandate8”法案[注2]之后工人的工作条件有所改善,但是该法案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实际中还存在了劳动转包合同,并且这种转包合同对工人的影响也没有完全消除。其中的一个遗留问题是关于工人的养老金权利的:按照合理的法律,工人在劳动转包合同下工作的时间也应该包含在计算养老金的工龄之中。因为这类工作时间没有被登记,所以在工人的工作时间记录中就出现了空缺。

最严重的影响之一是新一代的产业工人完全丧失了他们对这个工作在整个产业中所扮演的角色的记忆。在他们工作的场所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东西,以便他们可以向前人学习,来创造更美好的未来。在大多数情况下,工人都没有经过培训就勉强上岗,只有像FENACLE这样的工会组织在尽微薄的努力试图保护工人的合法权益。

生产企业也找到了为他们雇佣转包劳动力辩护的方法。在实际中,现在公司大多雇佣签订三个月劳动合同的员工,这种劳动合同可以续约也可以不续约,这就意味着工人得不到长期的劳动保障,尽管这种措施的动机是为了避免不合法的劳动转包体制。

  如果我们把这种短期劳动合同的情况考虑在内的话,那么实际上工人们的工资是按照他们每个任务完成的结果来支付的。这种情况掩盖了计件工资的制度,也带来了新的剥削方式。

即使能代表现实购买力的最低工资提高到每月218美元,它和该地区一个五口一个月日常的开支500美元相比,任然不能满足家庭的基本需要。而实际情况由于女性难以从事香蕉产业相关的工作变得更糟。实际上一个人的工资只能供自己花销。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相对地,—下面从另一个维度来陈述剥削。一方面,工人为了完成工作拿到全额的工资会带上家庭成员以帮助完成分配的工作,这样可以他们可以避免因为工作完不成而少发工资。另一方面,妇女不被种植园雇佣,这就意味着她们不得不接受一些能在家里完成的临时性工作,比如清洗染有杀虫剂的装过水果的袋子,使得它们能被再次使用。这项工作的待遇很差,同时还对她们的房间、小孩等等有污染。

了解组织的形式和工作条件这两个背景很重要,因为它们严重影响香蕉产区工人和附近人的健康。对工人剥削得越严重,工人和周围社区的人们所遭受的健康危害也越大。

最近,政府颁布法令,出口商要保证他们的所有员工都享受到社会保障,以便他们获得合法注册的出口资格。企业针对该法令做出的回应是裁减那些非正式的员工,这样他们就可以进行出口。

在厄瓜多尔,欧盟近期会削减关税的消息催生没有能够减轻小生产者和工人所面对的困难的措施。

香蕉产区的环境状况

GuayasLos RiosEI Oro这三个省存在两个突出的环境问题。首先是废料管理的问题,这些地区没有关于这个问题的任何政策,无论是就立法而言还是就废料监控而言。这些废料组成复杂,并不是单一成分的。像在香蕉成熟前保护香蕉的塑料袋,尤其是那种蓝色的塑料袋含有有机化合物毒死蜱和色带,色带中也同样含有化学物质。对于这类塑料袋,轻微的接触就会造成风险,而且它很难被有效控制。它们被扔得到处都是,几乎没有公司对它们进行回收和处理,在路边,小溪里甚至偏远的地方,这种塑料袋随处可见。

第二个问题是空气中的农药喷雾。虽然厄瓜多尔每年喷洒农药的次数不多(大约25次),但是喷洒农药这种行为也意味着产业工人和附近社区的人们要长期遭受农药的危害。使用杀虫剂不会立即造成危害,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不会把健康和农药喷雾联系在一起。虽然短期内不会造成大的危害,但是作物,学校,家庭,水箱中储存的水(因为周边没有可以直接饮用的水源,所以饮用水需要从别处用卡车运输)甚至是牲口都受到了农药喷雾的影响。

IFA使用荧光追踪法所做的一项近期的研究显示,像所有已知的影响一样,喷洒农药的飞机飞过居民的房屋,这些物质已经渗入了房间里面。那些从事农药喷洒工作的雇员,除了一些在农药配制的地方穿着防护服的,即使是飞行员也会遭受那些被装入和由飞机喷洒的农药的危害。即使飞机中装有空调和通风设备,因为机舱不是完全密封的并且由于机舱温度很高,驾驶员通常会开窗通风,这就使得他们接触到了被喷洒的农药。

农药同样也危及到地表水,农田和道路等等,一些化学物质像Tilt,Calixin、一些已经停止使用的物质、有时还包括有机磷,渗入了地表水、农田和道路。

有些研究显示,香蕉生产中使用的药品对土壤和水造成了污染,甚至包括一些人口稠密的地区,人们使用被污染的水饮用或是洗涤。

有证据表明人们的健康也被影响了。比如,居住着种植园附近的人常常抱怨他们患有神经、皮肤和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他们没有意识到农药喷雾的影响,除了在喷洒农药的飞机飞过的时候找个地方躲避一下而外他们无能为力。

工作环境和工人的健康

工人遭受双重的农药喷雾危害:人工喷洒过程中的和空气中的残留。在农田中喷洒农药的工作通常没有人愿意做,所以一般从事这项作业的都是和生产工人没有什么联系的非雇佣员工,他们通常要接触有剧毒的物质,像灭克磷,他们作业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工人们直接遭受农药的危害,尤其是他们将香蕉从喷洒过农药的田地里搬运到运蕉索道的时候。

工人们在田地里吃午餐的时候从来没有被提醒小心正在喷洒的和空气中残留的喷雾,如有这种提醒,至少他们可以用蕉叶保护自己。

工人们遭受皮肤病的困扰—这种现象变得越来越频繁和密集——这是由于接触香蕉生产中使用的农药。神经科的数据显示工人们的反应时间在显著减少,同时他们神经疾病的症状也越来越明显。这种累积性的皮炎问题是频繁接触农药喷雾的后果,因为这种接触皮肤变得越来越敏感了。

上述不是他们所遭遇的全部问题:工人们还遭受肌肉功能紊乱、心理和肝炎等健康问题,这使得他们怨声载道,这些问题都需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有很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这些疾病都是职业病。

大多数公司都缺少职业健康、职业安全和职业环境(OHSE)方面的政策,6000家生产企业中仅仅有20家在劳动部对他们企业的OHSE进行了注册。OHSE联合委员会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任何情况下它们都不会采取确保改进的措施。

近年,有新的工会成立,这代表着一种进步。政府的第八号政令(就是宣布转包合同不合法的政令,虽然政令的效果不如人意)和当前Correa政府出台的民主劳动政策对这一进程都有推动作用。

那些和ChiquitaDole有关联的公司因为有大公司的制度基础所以出台了一些有关雇工健康的计划。但是,这些计划既没有遵守既定的立法,也没有提供实质性的服务或是支持OHSE项目。香蕉生产企业提出的员工健康规划只提供粗略的医疗检查,并没有真正的解决农药喷雾和其他香蕉生产的环节对人体健康所造成的影响。这些基于公司本身基本制度的健康计划在整个企业的项目体系中被称作是所谓的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由于保障员工的健康是企业的法定义务而不是为员工提供的慈善服务,所以这种被称为“企业社会责任”的说法是有失偏颇的。实际上,企业的这种行为相当于一种转包的职工健康服务。

香蕉生产企业新的战略是促进企业的社会责任,但是这实际上是它们避免任何对于临时劳动协议的分析的幌子,企业所做的一切,甚至包括支付薪金都被看做是企业在履行超过法定义务之外的社会责任。换句话说,整个劳动关系的问题被转变成了关于慈善的问题,这种行为受到了甚至来自那些责任认证机构的谴责。这种对于慈善论的批评不是出于工会的利益而进行的辩护,而是人们认为这种关于企业责任的说法抹黑和扭曲了整个认证行业的底线。

同时,厄瓜多尔政府在加强其职责,业界也在寻求是他们能够与工人维持转包劳动关系的方法,这样可以排除他们之间正式的劳动关系,因此企业也不受到任何形式的监管。保持工人和企业之间良好的双边关系还只是个尝试,这也只是香蕉产业模式中的一个部分,在这种生产模式之下,工会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对抗种植园的管理,对工会而言建立联盟和获得更广泛的团结也是不可能的。既然政府已经在想法设法对这些问题进行干预,这就成了一个公共问题,目的是要共同对抗那些在企业内部密谋不让信息流出外界的行为。

从这个层面来说,工会的需要是和这个地区改善工人的健康和安全状况有关联的。单个种植园的工会由于工人之间的分歧,不能通过领导联合在一起的工人来推动用工标准的统一。因为工会之间是孤立的,它们没有站在统一的立场来推进一些改善。单个的工会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影响力很小,所以它们能够为自己工会的工人争取到权益的不多。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对待健康的问题上。

还存在像是养老金,对于职业健康的认识问题,工作事故,和企业缺乏提供相应的服务这样的问题,这取决于国家和国际的立法。可是如果缺少了产业间不同企业个体的工人所组成工会的参与,这种存在很多问题的局面也是很难被改变的。

上文中提到的问题都十分重要,要尽可能的将企业和工会之间的双边关系转变为又政府参与的三边关系。尽管完成这种转变会面临很大的公众压力,但是三边关系是必须达成的目标。除此之外,由于这种转变已经在进行,其中有些反应是不同意工人得到被承认的权利。

在这个问题上,菲律宾的经历很有意思。在那里,香蕉产业工人,一些著名的非政府组织和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大学成功的使得医疗卫生部门命令农业部门不得再喷洒农药,直到被证明这样的生产方式是安全的。

结论

关于欧盟减免关税的纷争告一段落和固定每箱香蕉的最低价格只是引导工人获得单一国家集体劳动合同这个工程中的一小步,在这种劳动合同中工人的所有社会权利都将实现而不仅仅是他们的工资。现在,工人门对部门薪酬委员会的影响较小、。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全球的联合和所有香蕉生产企业的工人的联合,就像COLSIBA(拉丁美洲协调会那样),他们是通过全球工会的活动来了解应对全球化挑战的所应具备的条件的先驱,同时他们也学习先进的经验试图开窗新的局面。

加之,建立一个覆盖整个香蕉产业的健康,安全和环境的项目很有必要,项目应该根据工会的提议,该项目要树立与股东利益一致的策略和协调一致的策略来使得在改善工人所面临的越来越糟糕的状况上有根本性的突破。



[注1] IFA是厄瓜多尔的非政府组织:生产和工作环境发展协会

[注2]该法律在2008年五月一日经厄瓜多尔国家议会投票通过,认为劳动转包是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