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惠农政策举措

柑橘滞销折射结构调整之困

作者:中国香蕉资讯网 发表时间:2016-03-28
    本报记者张振中杨娟  3月的溆浦阴雨不断,连日来,69岁的熊成业和十几个橘农站在仓库前,焦急地等待柑橘收购者。  这样让人揪心的场景在湖南多个地方频现。  2月,春节还未过完,21岁的湖南大学学生贾曦将自己的微信名改为“解救百万脐橙的小贾”。他的老家新宁县白沙镇西冲村——“中国四大脐橙出口基地之一”,一个村滞销75万公斤脐橙。  1月底,一条“76岁老人长沙雪夜卖橙”的信息刷爆了朋友圈,麻阳老人赵王汉家中近3万公斤冰糖橙滞销,老人拉了一大车冰糖橙赶到长沙,支起一个露天摊位,搭起一个临时地铺,顶着风雪静候买主。  湖南柑橘卖难不仅仅出现在大江口镇,仅在溆浦、麻阳所在的怀化市,截至3月24日还有近19万吨柑橘尚未售出。  往年行情不错的柑橘今年缘何遭遇滞销困局?日前,记者奔赴湖南部分柑橘主产区调查发现,柑橘滞销折射出的是柑橘产业结构调整之困。  生产:投入高成本与产出高品质之困  “今年的柑橘不好卖,原因之一是去年丰产却雨水过多。”大江口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主任周本和说,2015年柑橘生产遭遇多雨天气,导致柑橘砂皮病严重,脐橙表皮出现不少麻点,品相不好。  作为传统强项产业的柑橘为何没有逃出“靠天吃饭”的困局?溆浦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生礼认为,这并非农民不重视管护,而是因为薄弱的基础设施和越来越高的生产成本摆在那儿,农民无力实现精耕细作。  “农民一方面想生产出高品质的柑橘,一方面却面临高成本的投入。”刘生礼说,溆浦大面积果园位于山上,基础设施跟不上,有些地方挑一担50公斤的柑橘下山劳力成本就要30元。  溆浦县农业局副局长陈晓瑞直言,柑橘品质下降与基础设施薄弱、生产管理方式落后有一定关系。比如没有统一的病虫害防治喷灌设施,橘农背着微型的动力喷雾器人工作业,相比起江西赣南的高标准果园“管道喷药”,其工作效率低5倍。  “建一个配套设施齐全的高标准橘园每亩要投入2000多元,全县14.5万亩柑橘,至少需要2.9亿元的资金。上级财政补贴只有几十万元,2016年前,县里大多数年份柑橘专业扶持资金不超过100万元,因此,相对于全县的硬需求来说只是杯水车薪。”陈晓瑞说。  为了带头改变这一现状,黄友武不惜投入在当地建立了1000亩的柑橘标准化生产基地,想以“基地+农户”的形式带动全镇乃至全县的规模化、标准化生产,但事与愿违。陈晓瑞说:“一方面有些农民对土地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不愿意流转;另一方面,农民专业合作社与农户的利益联系不紧密,农民加入合作社积极性不高。”  橘农同样有自己的隐忧。“政府支持不够,我们如果投入过多,就怕‘栽跟头’。”不少橘农坦言,投入跟不上,施肥和防病没有做到位,脐橙的品质自然大打折扣。  营销:农户“一脚踢”和营销跟不上之困  “柑橘丰产却遭遇滞销,是不是当地营销措施跟不上,只有生产能手而缺乏营销高手?”对于这样的说法,当地一些部门相关负责人并不认同。  “比如说在东北市场,只要溆浦的柑橘经销商一‘跺脚’,东北市场的价格就会受影响。”陈晓瑞认为,早在二三十年前,溆浦本地的经销商凭借敢闯敢拼,早就在东北等地打开了市场。  淳香果品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黄友武就是其中的一个,如今他已经成为溆浦最大的柑橘经销商。但对于黄友武,大江口镇莲花村的一些橘农却另有说法:“我们的柑橘不好卖,就是他带头成立的柑橘协会‘捣的鬼’,经销商想‘霸’住柑橘市场,推迟收购,压价收橘。”  黄友武向记者解释:“这样的说法站不住脚,如今信息都敞开了,我想垄断也垄断不了。”他解释,除了雨水过多原因外,造成如今柑橘难卖的原因还有三个:一是今年整个市场不景气,需求不旺;二是前年底经销商对市场误判,提前向橘农收了很多脐橙,囤了不少货,后来只能低价甩卖,损失惨重,因此今年采取“卖完一车收购一车”的保守营销;三是当地橘农只愿意“一脚踢”,也就是希望不论大小、不分优劣统统收走,而经销商却要求分级包装销售。因此,黄友武认为:“如果橘农要价低一点,我就全部拉走,有多少我就收多少。”  无形之中,橘农和经销商之间多了一道埂。不同于其他一些橘农,熊成业最后选择了低价处理。3月底,他以均价1.4元/公斤的低价格,将积压的大部分柑橘销售给了黄友武。  对于当地一些橘农的误解,黄友武称自己有苦难言。他说:“我也想把我们当地农民的脐橙收走,储藏在带冷库的大仓库里,但是建仓库的费用太高,原来说好11万元一亩的地如今县里说要30万元一亩,建个仓储基地需要2000多万元,这对于我来说难以承受。”  批发销售价格低、进度慢,那么利用电商平台销售情况如何?溆浦县商务局市场运行股股长张莉蓉向记者说明:“溆浦县商务局没有自己的电子商务平台,只能通过引导淘宝、天猫等第三方电商平台进行销售。”  鲜果销售跟不上,加工这条渠道怎么样?大江口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主任周本和说:“脐橙不像蜜橘,不太好加工,我们跑到当地的一个果品厂,厂里脐橙加工设施正在运筹阶段,估计要到明年才能实现加工。目前,还没有听说县里面引进大的加工厂家来收购脐橙。”  结构:单品抢着上和市场需求淡之困  在溆浦县大江口镇,为何此次脐橙滞销最为严重?业内人士指出,一哄而上的柑橘行市,折射出结构性过剩的现实及隐忧。  “柑橘滞销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品种的结构性过剩,目前,其他品种和脐橙的产量比为1∶20。”大江口镇党委书记何国发说,滞销柑橘产区主要位于刚乡镇合并之前的洑水湾乡,品种主要是纽荷尔脐橙。他担心,纽荷尔脐橙再这样任性增长下去,品种越来越单一,而市场需求将会越来越淡。  周本和介绍,纽荷尔脐橙是20年前从美国引进的品种,最初只在大江口镇的莲花村种植,由于前些年市场行情好,农户跟风种,这几年产量每年几乎新增500万公斤,估计3年内要突破5000万公斤。  大江口镇村民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新民村橘农江玉平说:“我们这里基本都是山地,种水稻不赚钱,只能靠种柑橘谋生,早在七八年前,政府也通过宣传引导我们种柑橘脱贫致富,所以,我们村90%的地都用来种柑橘。”  不仅是溆浦柑橘产量激增,溆浦所在的怀化市柑橘总产也上升。据怀化市农委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怀化柑橘总产量常年稳定在120万吨左右,2015年产量则增到140.72万吨,目前销售进度较往年滞后的品种是脐橙、椪柑和冰糖橙。而从湖南省农委统计数字来看,目前全省销售进度最慢的就是溆浦脐橙。  “全市140多万吨柑橘,绝大多数集中在几个传统品种上,你种我种大家种,然后扎堆上市,既无品种的差异化,也无营销的季节性交叉和互补,加上渠道狭窄,于是橘农‘想要赚钱,只能赌命’。”怀化常年调查关注柑橘产销的分析人士杨林斌认为:怀化一些柑橘大县习惯于在螺蛳壳里撕扯扭打,缺乏长远眼光和全国性营销布局战略,这种情况如果一直持续下去,怀化柑橘产业还将面临更大困扰。  怀化情况如此,湖南柑橘产销情况到底又如何?记者从湖南省农委经作处了解到:据统计,2015年湖南省柑橘面积645万亩,产量460万吨,相比2014年面积增加14万亩、产量增加21万吨。经作处副处长丁伟平认为:“去年产的中晚熟柑橘销售进度缓慢,如冰糖橙比去年销售滞后1-2个月,有的品种销售进度慢些、价格低些。”  “以前是政府号召种什么,农民就种什么,结果农产品积压不少;前几年政府号召种什么,农民偏不种什么。”在2015年湖南省委农村工作会议上,湖南省省长杜家毫指出了这样的怪现象。对于新时期湖南农业结构调整,他认为要由生产导向型转到消费导向型来,重产同时更要重销。